林海音父亲有几个妻子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陈芝麻烂谷子》

2019-04-04 - 林海音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话北京”,我们天天和您闷得儿蜜!

春姐说北京,点击下面音频可直接收听。

如姐来了电话,她笑说:“怎么,又写北平哪!陈谷子,烂芝麻全掏出来啦!连换洋取灯儿的都写呀!除了我,别人看吗?”

林海音父亲有几个妻子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陈芝麻烂谷子》
林海音父亲有几个妻子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陈芝麻烂谷子》

我漫写北平,是因为多么想念她,写一写我对那地方的情感,情感发泄在格子稿纸上,苦思的心情就会好些。它不是写要负责的考据或掌故,因此我敢“大胆的假设”。比如我说花汉冲在煤市街,就有细心的读者给了我“小心的求证”,他画了一张地图,红蓝分明的指示给我说,花汉冲是在煤市街隔一条街的珠宝市,并且画了花汉冲的左邻谦祥益布店,右邻九华金店。

林海音父亲有几个妻子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陈芝麻烂谷子》
林海音父亲有几个妻子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陈芝麻烂谷子》

如姐,谁说没有读者呢?不过读者并不是欣赏我的小文,而是借此也勾起他们的乡思罢了!

很巧的,我向一位老先生请教一些北平的事情时,他回信来说:“……早知道这些陈谷子、烂芝麻是有用的话,那咱们多带几本这一类的图书,该是多么好呢?”

林海音父亲有几个妻子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陈芝麻烂谷子》
林海音父亲有几个妻子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陈芝麻烂谷子》

原来我所写的,数来数去,全是陈谷子、烂芝麻呀!但是我是多么喜欢这些呢!

陈谷子、烂芝麻,是北平人说话的形容语汇,比如闲话家常,提起早年旧事,最后总不免要说:“唉!左不是陈谷子、烂芝麻!”言其陈旧和琐碎。

林海音父亲有几个妻子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陈芝麻烂谷子》

真正北平味道的谈话,加入一些现成的形容语汇,非常合适和俏皮,这是北平话除了发音正确以外的一个特点,我最喜欢听。想象那形容的巧妙,真是可爱,这种形容语汇,很多是用“歇后语”说出来,但是像“陈谷子、烂芝麻”便是直接的形容语,不用歇后语的。

做事故意拖延迟滞,北平人用“蹭棱子”来形容,蹭是磨擦,棱是物之棱角。比如妈妈嘱咐孩子去做一件事,孩子不愿意去,却不明说,只是拖延,妈妈看出来了,就可以责备说:“你倒是去不去?别在这儿尽跟我蹭棱子!”

或者做事痛快的某甲对某乙说:“要去咱们就痛痛快快儿的去,我可不喜欢蹭棱子!”

听一个说话没有条理的人述说一件事的时候,他反复地说来说去时,便想起这句北平话: “车轱辘话——来回的说。” 轱辘是车轮。那车轮压来压去,地上显出重复的痕迹,一个人说话翻来覆去,不正是那个样子吗?但是它也运用在形容一个人在某甲和某乙间说一件事,口气反复不明。如:“您瞧,他跟您那么说,跟我可这么说!反正车轱辘话,来回说吧!”

负债很多的人,北平人喜欢这样形容:“我该了一屁股两肋的债呀!”

我每逢听到这样形容时,便想象那人债务缠身的痛苦和他焦急的样子。一屁股两肋,不知会说俏皮话儿的北平人是怎么琢磨出来的,而为什么这样形容时,就会使人想到债务之多呢?

相关阅读
  • 林海音城南旧事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文津街》

    林海音城南旧事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文津街》

    2019-04-04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话北京”,我们天天和您闷得儿蜜!春姐说北京,点击下面音频可直接收听。我常自夸,在北平,我闭着眼都能走回家,其实,手边没有一张北平市区图,有些原来熟悉的街道和胡同,竟也连不起来了。只是走过那些街道所引起的情绪。

  • 林海音怎么死的 在北京 寻访林海音的故居

    林海音怎么死的 在北京 寻访林海音的故居

    2019-04-04

    夏天过去,秋天过去,冬天又来了,骆驼队又来了,但是童年却一去不还。冬阳底下学骆驼咀嚼的傻事,我也不会再做了。可是,我是多么想念童年住在北京城南的那些景色和人物啊!我对自己说,把它们写下来吧,让实际的童年过去。

  • 林海音死的照片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

    林海音死的照片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

    2019-04-04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话北京”,我们天天和您闷得儿蜜!今天推送的图文和音频内容不同,点击下面音频可直接收听不知为什么,每次经过天安门前的华表时,从来不肯放过它,总要看一看。如果正挤在电车里经过,也要从人缝里向车窗外追着看记得吧。

  • 林海音人物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卖冻儿

    林海音人物 春姐说北京︱林海音:卖冻儿

    2019-04-04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话北京”,我们天天和您闷得儿蜜!春姐说北京,点击下面音频可直接收听如果说北平样样我都喜欢,并不尽然。在这冬寒天气,不由得想起了很早便进入我的记忆中的一种人物,因为这种人物并非偶然见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