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黄圣依 吴敬琏:政府抓经济应该有管有放

2019-04-21 - 吴敬琏

吴敬琏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著名经济学家 专栏文章

当前,从全国范围来看,政府职能转变的问题还是比较大的。以往的教训是,每次谈及转变,总是由政府来定规划、定重点,然后政府来组织项目,组织人力、物力,定项目、定目标,然后技术攻关,再由国家的企业或者国有企业来进行产业的转化。其结果是,从一开始,人们制定职业性计划时往往就很难掌握全部信息,政府组织研究、攻关的效率也很差。

吴敬琏黄圣依 吴敬琏:政府抓经济应该有管有放
吴敬琏黄圣依 吴敬琏:政府抓经济应该有管有放

改革开放之初,我们的科学、技术、发明远远落在外国人后面。但是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情况已经有极大改观。有相当一部分技术发明接近世界前沿水平,但是相关的产业化却是步履维艰,没有发展起来。有一些商品化、产业化了,但却像“小老头树”,老长不大。究其原因,我认为在于体制。

吴敬琏黄圣依 吴敬琏:政府抓经济应该有管有放
吴敬琏黄圣依 吴敬琏:政府抓经济应该有管有放

目前,我国市场主体面临四大体制性障碍。

第一是政府配置资源的权力太大。

第二是把GDP增长作为政绩好坏的主要考评标准。

第三,我们的财政体制不管是收入方面还是支出方面,都要求各地政府官员把GDP搞上去,把量搞上去。收入方面,税收的一半是增值税,而且是生产型增值税。生产型增值税是跟物资生产部门直接联系的。支出方面,中央责任过度地下放给了地方,一个是义务教育,一个是社会保障。有70%以上的支出责任在县级财政,更早时甚至在县以下。这就使得地方政府官员想尽办法增大经济总量,而不考虑效率。

吴敬琏黄圣依 吴敬琏:政府抓经济应该有管有放
吴敬琏黄圣依 吴敬琏:政府抓经济应该有管有放

第四点则是资源型生产要素的价格太低,电价、地价,现在还有外汇。这些生产要素价格太低,等于鼓励用粗放型的方法来增加GDP.

现在,全国都在组织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政府仍应起到一个领导者的作用。但是,要总结我们历来的经验教训,要改善我们的方法。基本的就是政府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政府的基本职能是提供公共产品。政府现在就有一个职能普遍没有得到发挥,这就是规划和协调。

吴敬琏黄圣依 吴敬琏:政府抓经济应该有管有放

这个规划不是指制定指标,也不是指制定计划,而是提供综合性、长远期的信息供业界参考。每个企业掌握的信息往往是短期的、局部的,而现在的产业分工变得非常复杂,互相之间的关系很密切。

公共产品和私用品之间有一个中间地带,不同的情况之下这个中间地带可能还会有所变化。在中国的情况下,可能政府做得更多一点。但是,有一些是肯定应该由企业做的,由市场做的;政府越俎代庖,效果肯定是不好的。

这并不等于说政府就无所作为。政府应该有作为,但是政府要做它应该做的事情。政府应该作为而实际上不作为,缺点也非常明显,比如不能提供良好的法治环境,不能提供基本的社会保障,无法保持宏观经济稳定。

现在,政府在组织经济方面有四个方面不值得提倡。

第一是指定技术路线。日本政府在信息产业方面的此种教训非常深刻。

第二是设立了过多的行政许可和市场准入。市场经济的原则本应是非禁止进入,即没有法律明文禁止的都可自由进入。我们则是管得太多。关于民营经济的“新36条”,有很多的进步,特别是明确了非禁止进入。但目前这还只是个文件规定,实际上市场准入方面的障碍未打破。

第三,运用行政权力垄断市场,与民争利。党的十五大和十五届四中全会,对于国民经济在哪些行业要控制,哪些领域要统治,是有明确规定的,虽然这个规定还是有一些人认为范围太大了一点。但有一些自然垄断行业是不是应该由国家控制,这有争论。而现在,国家实际上控制的领域,比十五届四中全会规定的要大得多了。

第四,部门利益“肥水不流外人田”。本部门掌握着某一个基金,或者是某一个方面的准入控制,就把这个给自己的关联企业或是下属企业,或是本地企业。这相当于政府直接进入了竞争,它要支持一个企业就等于打击别的企业。

当然,政府要对一些新产品、一些既有社会效益又有外部效益的产品进行补贴。但这个补贴要尽量用补贴需方的方式。这种方式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发挥消费者主权,通过市场的办法来筛选。

我们的教育体系和科研体系,最大的问题就是行政化管理。现在正在进行去行政化的探索,这种探索一定要由政府来做,因为政府不开口、不同意,根本做不了。另外,学校内的教育体系应有一些革命性的变革。革自己的命确实是比较困难的,有很多人是不愿意革自己的命的。但是,如果由此推论说革自己的命是不可能的,那就意味着在放弃改革。

相关阅读
  • 吴敬琏著作 吴敬琏潜心三年著述新书《中国经济改革进程》

    吴敬琏著作 吴敬琏潜心三年著述新书《中国经济改革进程》

    2019-04-21

    中新网北京11月1日电 (记者 应妮)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中国经济改革进程》新书发布会暨读书分享会1日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举行。《中国经济改革进程》由吴敬琏用三年多的时间潜心著述而成。该书以时间为序。

  • 吴敬琏超发货币 华为智真设备部署超200套吴敬琏亲自体验

    吴敬琏超发货币 华为智真设备部署超200套吴敬琏亲自体验

    2019-04-21

    【赛迪网讯】5月13日消息,近日,国内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吴敬琏先生及夫人在华为高管的陪同下,莅临华为上海研究所展厅参观,并就当下信息化发展进行了深入交流。 华为三屏智真在上研所展厅中最为醒目。

  • 吴敬琏黄金 吴敬琏:谁拥有了货币谁就拥有了世界

    吴敬琏黄金 吴敬琏:谁拥有了货币谁就拥有了世界

    2019-04-21

    华尔街获得今天的地位是因为它是全球最大的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但是它依托的是金融在当今经济中的作用,金融全球化在整个经济全球化中的意义。这个事情应该从产业革命讲起,18世纪后期的产业革命意味着经济增长模式发生了巨大改变。

  • 吴敬琏最新言论 吴敬琏批马云:计划经济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实现

    吴敬琏最新言论 吴敬琏批马云:计划经济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实现

    2019-04-21

    马云曾讲过,由于大数据和AI,未来计划经济成为可能。最近吴敬琏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对马云的言论做了点评。吴敬琏这个问题、这个争论,已经一百多年了。比较大的争论是在上个世纪30年代,就是米塞斯、哈耶克等人与兰格的争论mdashmdash米塞斯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