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年简历 评论 | 许小年退休之问

2019-04-26 - 许小年

经济观察报 文钊/文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退休了,这个消息在他的学生中引发不小的议论。一些学生遗憾今后就不能再听到他的课程了,还有学生四处找他课程的课堂笔记。

这些年来,许小年在中欧教授宏观经济学,尽管他一直声称,中欧不应该开这门课,因为没有什么用——当选修课了解一下是可以的。可是他主讲的这门课仍然是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

许小年简历 评论 | 许小年退休之问
许小年简历 评论 | 许小年退休之问

据悉,许小年已经到了退休年龄,所以办理了退休手续。即使如此,还想提出一个问题,类似许小年这样的教授能否晚退休,至少不是到点就要退休?

一个大学,无论是商学院还是普通的文科或者理工科大学,可能都会遇到类似的情形。从教授的角度看,即使已到退休年龄,体力精力仍然充沛,也有继续参与教学和科研的能力;站在学生的立场,即使出于一种朴素的想法,也希望有机会和教授有更多的交流,能够近距离地聆听大师系统的学术思想。

许小年简历 评论 | 许小年退休之问
许小年简历 评论 | 许小年退休之问

当然前提是,教授本人也有这样的意愿,因为很多教授也会有自己的人生规划和选择。对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课堂只是漫长人生旅程的一站。退休反而意味着新的体验和开始。

对大学来说,这道选择题不难解答。所谓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一个大学的学术传统和积淀,多半源自于这种生生不息的代际传承。而那些大师则成为一所大学声名的最有说服力的代言人。

许小年简历 评论 | 许小年退休之问
许小年简历 评论 | 许小年退休之问

人们对一所大学的评价,很大程度上考察的是它拥有怎样一批教授。中欧只有20来岁,以我不多的见识,最受敬仰的教授应该是吴敬琏,他被称为中国经济的良心,市场经济的坚定推动者,即使今年已经88岁了,仍然以极大的勇气和责任感投入思想和经济政策层面的讨论,不回避任何问题。

许小年也是市场经济的信仰者,他的锋利和深度为他赢得了众多的拥趸,当然也因此有人不喜欢他。在课堂上,他与那些作为学生的企业老板和管理者、政府官员辩论,有些时候作为他论辩对手的学生词锋激烈,他也绝不退让。但所有的学生都受益于这种“交锋”。这种观念的碰撞对于学生们更清楚地认知中国经济,认知政府、企业和社会各自扮演的角色大有裨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商学院,吴敬琏和许小年都不是管理、营销和战略等领域的知名教授。吴敬琏讲授中国经济改革专题,许小年的课程是宏观经济学。他们更像是布道者。

对今天的中国来说,这样的思想者也许更珍贵。我们需要相信市场经济和法治的创业创新者,我们希望在他们身上看到市场配置资源的胜利,而不是相反。不管是否同意他们的观点,在面对真实世界经济的时候,那些曾经聆听过他们的人,多半会想起曾经有过的讨论。这些昨天的、今天的、明天的学生,对这些问题抱持怎样的理解,对我们拥有怎样的未来有不可忽视的影响。

我不知道许小年教授内心有怎样的考量,我尊重他的选择,相信以他的睿智,他可以享受的退休生活会同样精彩。不过始终觉得,也许可以有一种机制,让那些学生尊崇的教授和他们的学生有机会更长时间在一起——商学院在类似制度设计上应该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比如,像吴敬琏和许小年这样的教授,是否可以参照很多大学已有尝试的终身教授制度,为他们的学术研究和教学提供可持续的良好环境,相信这对提升学校的学术底蕴和积淀有很大帮助,学生们也将因此受益。

如果教授们身体条件和时间精力允许,仍乐于参与一线教学,即使不能像过往那样系统地讲授一门课程,多一些传道受业解惑的机会,对学生来说也是难得而重要的精神滋养。这不单单是中欧这样一所商学院会遇到的命题。更何况,对于今天的中国社会来说,我们从来都缺那种真正的大写的学者,当他们还在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应该大声地说,请留下。

相关阅读
  • 许小年内部演讲 许小年: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已经变化

    许小年内部演讲 许小年: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已经变化

    2019-04-26

    经济学家许小年的最新演讲。在演讲中,许小年阐述了他对中国经济趋势的判断。这个判断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在从增量阶段转向存量阶段。增量阶段,经济主要靠投资驱动。许小年引用数据说,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前30年。

  • 许小年2019年中国经济 许小年:2019年中国经济面临三大灰犀牛

    许小年2019年中国经济 许小年:2019年中国经济面临三大灰犀牛

    2019-04-26

    许小年2019年中国经济面临三大灰犀牛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指出,中国经济正面临三头“灰犀牛”第一头灰犀牛是工业化的红利已经耗尽,新的增长动能在什么地方?第二头灰犀牛是中国经济内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

  • 许小年是谁 许小年:后工业化时代的企业方向

    许小年是谁 许小年:后工业化时代的企业方向

    2019-04-26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文章来源华夏基石e洞察(IDchnstonewx)后工业化时代企业面临的挑战从中国经济总体来讲,目前处于一个历史性的转折期。纯粹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改革开放的前三四十年。

  • 许小年又说对了 许小年把脉2018中国经济

    许小年又说对了 许小年把脉2018中国经济

    2019-04-26

    中金首席经济学家许小年近日展望2018年中国经济,随着固定资产投资单位数增长,需求拉动的政策失灵,中国经济已经步入新常态,同时只有新常态,没有新周期。许小年称维持中国经济L型的判断不变。但是他对中国经济并不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