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索罗斯丨欧洲 请醒一醒

2019-04-21 - 索罗斯

开放社会基金会主席乔治·索罗斯。图片取自报业辛迪加网页。

欧洲,请醒一醒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欧洲正在梦游,步入无意识状态,欧洲人必须在还没有太迟之前醒来。假如他们醒不来,欧盟将重蹈1991年苏联的覆辙。我们的领导人和普通公众似乎都不理解,我们正经历一个革命性的时刻,存在广泛的可能性,因之,最终结果是高度不确定的。

乔治·索罗斯丨欧洲 请醒一醒
乔治·索罗斯丨欧洲 请醒一醒

我们大多数人假定未来多少将与当下相似,但不是必定如此。在漫长而变故频仍的一生中,我见证过很多我称为彻底失衡的时期。今天我们正生活在这样一个时期。

下一个拐点将是2019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不幸的是,反欧盟力量在投票中将占据竞争优势。之所以如此,原因多多,包括:大多数欧洲国家通行的政党体制已经过时陈旧;修改条约在实践上不可能;要处罚那些违反欧盟建立原则的成员国,法律工具缺乏。

乔治·索罗斯丨欧洲 请醒一醒
乔治·索罗斯丨欧洲 请醒一醒

欧盟可以对申请加入的国家动用欧盟的既有法律,但缺乏足够的能力迫令成员国服从。(条约,当指被视为《欧盟宪法条约》简化版的《里斯本条约》,2007年12月于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签署,2009年12月1日起生效。——译注)

过时陈旧的政党体制妨碍了那些着力维护欧盟赖以建立的价值观的政党,但有助于那些想以全然不同的价值观取而代之的那些政党。这在个别国家是事实,甚至在跨欧政党联盟那里更是如此。

乔治·索罗斯丨欧洲 请醒一醒
乔治·索罗斯丨欧洲 请醒一醒

个别国家的政党体制反映出在十九和二十世纪产生过重大影响的那种分裂,比如劳资冲突。但今天,影响最为重大的分裂出现在支持欧盟和反对欧盟的力量之间。

主导欧盟的国家是德国,而主导德国政坛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和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之间的政治联盟已经无法维持。以往,只要在巴伐利亚没有比基社盟更右的重要政党,这一联盟就会运转。但随着立场极端的德国新选择党(AfD)兴起,局面已经改变。

在去年9月的州选举中,基社盟选举结果是六十多年来最差的,而新选择党首度进入巴伐利亚议会。(巴伐利亚是德国面积最大的联邦州,该州选举于2018年10月14日举行,原文疑有误。——译注)

新选择党的兴起消除了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存在的理由。但在没有引发德国和欧洲都承受不起的新选举的情形下,无法解散该联盟。事实上,没有新选择党威胁到其右翼的话,目前处在执政地位的基民盟-基社盟联盟无法坚定奉行支持欧盟的立场。

当下的局面远非毫无希望。在德国,绿党已成为唯一始终支持欧盟的政党,而且它们在民调中持续走高,而新选择党的民意支持率似乎已达到最高点(除了在前东德)。但眼下,代表基民盟/基社盟选民的,是一个对坚守欧洲价值观态度模棱两可的党。

在英国,陈旧过时的政党结构一样妨碍到大众意志找到合适的表达。工党和保守党都存在内部分裂,但它们各自的党魁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和特雷莎·梅(Theresa May)都打定主意要退欧,他们已同意展开合作,完成退欧。目前的局面相当复杂,乃至于大多数英国人只是想尽快了结此事,尽管对未来数十年的英国来讲,退欧将是一个决定性的事件。

但科尔宾和梅之间的窜通在两党内部都引发了反对声浪,就工党内部而言,局面已接近叛乱。在科尔宾与梅晤面(2019年1月30日——译注)后第二天,梅宣布了一项计划,拟为英格兰北部支持退欧的一些穷困的工党选区提供援助。眼下,人们指责科尔宾背叛了他在2018年9月工党代表大会上发表的誓言,即假如不可能举行选举,就支持举行第二次退欧公投。

公众也已意识到退欧的可怕后果。梅的退欧协议将于2月14日遭到拒绝的几率越来越大。那可能急剧壮大公众要求举行公投,甚至要求英国撤销其退欧申请的声浪。(2017年3月39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致信欧洲理事会,告知后者,英国将依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单方面退出欧盟,由此正式启动退欧进程。2019年2月14日,英国议会将就退欧举行辩论。——译注)

意大利发现自己处在类似的困境中。2017年,欧盟严格执行《都柏林规章》(Dublin Regulation),由此犯下一个致命错误。依据该规章,意大利这样被移民当作进入欧盟首个落脚点的国家不公正地承受了接纳难民的负担。

意大利绝大多数选民支持欧盟,同情移民,但2018年,《都柏林协定》将这些选民驱赶到了反对欧盟的联盟党(League)和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的怀抱。先前的主流政党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正处在混乱当中。

结果是,相当多 一部分依旧支持欧盟的选民没有党派可以去支持了。但眼下,编制一份统一的支持欧盟的政党名录的工作已在进行当中。对政党体制的类似重构正在法国、波兰、瑞典发生,在别的国家可能也在进行中。

[《都柏林规章》,又名《都柏林三号规章》,是一部欧盟法律,规定了难民基于《日内瓦公约》寻求政治避难的申请流程。原文这里是“Dublin Agreement”,疑有误。

联盟党,是右翼政党“北方联盟”于2018年意大利大选期间使用的名称。五星运动,是一个民粹主义的反建制政党。2018年意大利大选中,五星运动、民主党和联盟党,分别成为议会第一二三大单一政党。因没有政党或者党派联盟成为议会绝对多数党,目前的意大利政府由五星运动和联盟党联合执政。——译注)

涉及跨欧政党联盟时,局面甚至更严重。全国性政党至少有一些过去的根基,但那些跨欧政党联盟完全听命于党的领导人的个人兴趣。欧洲人民党(European People’s Party)违规最甚,这个党的几乎全无原则体现在如下方面:它欣然允许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Fidesz)继续保留人民党的成员党资格,为的是维护人民党在欧洲议会中的多数地位,并控制欧盟高级职位的分配。

相较而言,反欧盟的力量看上去还正常,就算也令人厌恶,至少它们有原则。

支持欧盟的政党怎样才能在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脱颖而出,这一点很难看出,除非它们将欧洲的利益置于自身利益之前。人们依旧可以拿出维护欧洲的充分理由,完全只为再造欧洲。但那有赖于欧盟内部改变主意。目前欧盟的领导架构令人想起苏联崩溃时的政治局:继续发布命令,仿佛那些命令还有实质意义。

要捍卫欧洲免遭内外部的敌人的侵害,第一步是承认那些敌人所呈现的威胁的严重性。第二步是唤醒那些支持欧盟的沉睡大多数,并动员他们捍卫欧盟所赖以建立的价值观。否则,统一的欧洲之梦可能成为二十一世纪的噩梦。

相关阅读
  • 索罗斯做空中国 回看亚洲金融危机 索罗斯如何做空泰铢的

    索罗斯做空中国 回看亚洲金融危机 索罗斯如何做空泰铢的

    2019-04-21

    1997年,在那场由索罗斯为首的国际游资攻击下,整个亚洲惨遭血洗,几十年积累的经济成果毁于一旦!泰国,成为了第一个屠宰的对象。索罗斯借势带着大量资金进入,不停地向泰国央行借泰铢,再抛泰铢,最后买美元。重复几次之后。

  • 索罗斯狙击英镑 英镑 这个货币很忧伤(附索罗斯狙击英镑始末)

    索罗斯狙击英镑 英镑 这个货币很忧伤(附索罗斯狙击英镑始末)

    2019-04-21

    做交易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英镑是一个很妖的货币,经常动不动就大涨大跌,几百甚至上千点的波动也并不少见,而且往往是在很短的时间就走完一波行情。英镑的“妖”,可以说是在货币界颠沛流离,而这是和英国不断衰弱的综合国力分不开的。

  • 金融大鳄索罗斯又栽了!难道真的已江郎才尽?

    金融大鳄索罗斯又栽了!难道真的已江郎才尽?

    2019-04-21

    在美国中期选举的“舆论战”火热之际,这位犹太富豪曾被指资助中东移民涌向欧洲,现在又被指资助中美洲移民涌向美国,因此,这位低调的金融大鳄再度进入民众视野。在今年上半年,索罗斯被曝光折戟挪威航空,难道昔日这位金融大鳄真的已江郎才尽?据报道。

  • 乔治•索罗斯 老汉他今年88 空临城下再谈乔治•索罗斯

    乔治•索罗斯 老汉他今年88 空临城下再谈乔治•索罗斯

    2019-04-21

    这个专栏到这为止我都讲的是故事,但绕不过有的人本身就是一个故事。2018年10月22日,在一幢纽约豪宅的邮箱中看护人员发现了一个可疑包裹。其随后被证实是一枚雷管爆炸装置,被联邦调查局拍照记录后引爆。 两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