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行政区划 中国的行政区划上 有哪些有趣的分界线?

2018-09-30 - 行政区

《职方边地》是第一部系统全面地介绍我国勘界情况的书稿。作者靳尔刚,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副司长、司长,国务院全国勘界工作办公室副主任等职务。另一作者苏华则是《中国方域——行政区划与地名》杂志主编、社长。

唐朝行政区划

该书从中国国名形成的历史讲起,重点介绍了我国境内发生的边界争议(包括草原之争、矿产之争、土地之争、江河湖海水域之争)的由来、发展、解决过程,叙述了自1995年开始的全国省县两级陆地行政区域界线勘定情况,并用专章叙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处理边界争议的情况。

唐朝行政区划

想看新中国以来的边界纠纷,该书乃是集大成者,各种花式撕逼,应有尽有。

不说现当代的政区边界了,我写个古代的吧:两千多年以前西汉-新莽时期的行政区划,徐州东海、琅琊二郡的陆海分界线,也很有趣。

1987年,连云港市文管会在文物普查中,于东连岛羊窝头峰下海岸发现一处摩崖隶书刻石(以下简称羊窝头刻石 )。由于海水浸蚀,岩体错位,刻石文字已漫涣脱落,模糊不清,只能读出30余字(似应有40余字),当时推定为西汉时期东海郡与琅邪郡的界域刻石。

无独有偶,1998年底,《连云港日报》记者经群众指点,在东连岛村苏马湾海边又发现了另一块刻石 (以下简称苏马湾刻石) 。 从其文字内容和书法体势分析 , 该刻石内容和1987年发现的羊窝头刻石内容基本一致,书体风格相同,而且多了“始建国四年四月朔乙卯”这个确切纪年,相关研究人员经过考释辨认,确定其为新莽时期东海郡、琅邪郡界域刻石。

所谓“界域刻石”,其实就相当于现在行政区之间的界标、界碑、界桩、界石等标识物,这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时代最早,且有确切纪年的汉代界域刻石。内容完整,文字明确,是研究西汉政区地理以及王莽改正朔历法等问题的重要实物资料,显得弥足珍贵。

羊窝头和苏马湾两处界域刻石的内容大致一样,苏马湾刻石可辨认的篇幅较多,有60余字。羊窝头刻石则较其多出了“朐北界尽”一句。现依连云港市文管会办公室、连云港市博物馆所撰《连云港市东连岛东海琅邪郡界域刻石调查报告》,将苏马湾刻石的内容抄录如下:

首行5字为:“东海郡朐与” 二行5字为:“琅邪郡柜为” 三行6字为:“界因诸山以南” 四行6字为:“属朐水以北属” 五行5字为:“柜西直况其” 六行5字为:“[朐]与柜分高” 七行4字为:“[陌](或[桓]、[伯])为界东” 八行4字为:“各承无极” 九行5字为:“始建国四年” 十行6字为:“四月朔乙卯以” 十一行5字为:“使者徐州牧” 十二行4字为:“治所书造”

连云港博物馆馆员李祥仁则在《苏马湾界域刻石新探》一文当中,将刻石内容缀联、句读,最终释读为:

“东海郡朐与琅琊郡柜为界。因诸山以南属朐,水以北属柜,西直况其,朐与柜以极分高,柜为界,东各承无极。始建国四年四月朔乙卯 , 以使者徐州牧治所书造。”

这里的东海、琅琊、朐、况其、柜等,都是西汉时期徐州刺史部的郡县地名,刻石系东海郡朐县和琅邪郡柜县之间行政辖区划定的永久公告。简单翻译一下,大概意思就是:“东海郡朐县与琅琊郡柜县为界。自诸山(应是指今连云港云台山系,秦汉时尚为海中孤岛,称“郁洲”)以南,属朐县;刻石以北的海域,属柜县;西向直至况其县,朐县与柜县以山体顶脊分界,东向各自面朝大海,无所限制。始建国四年四月朔乙卯,以使者徐州牧治所书造。”

那么,为什么说这条由界石标识出的政区边界很有趣呢?主要是它同时触及到了很多重要的历史命题:

1、秦汉时期是行政区划或言之郡县制的确立期,在整个行政区划变迁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西汉末-新莽的行政区划变更,又是我国由郡县两级制向州郡县三级制转变的重要阶段。羊窝头、苏马湾这两处界域刻石,恰好产生于这一时期,所谓“始建国四年四月朔乙卯”,就是公元12年夏历三月初一,是我国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政区分界标志物。

而“以使者徐州牧治所书造”之词,不仅可以印证西汉时刺史有固定治所的论断,还体现了严耕望关于刺史有“使者”之称,以及地方行政变制度从二级制到三级制的转变

2、考诸文献以及地图即可知,刻石中提到的“柜县”,实际上位于琅琊郡东部沿海(今胶州湾西海岸),并不在连云港外的海州湾。它与东海郡朐县之间,尚隔有琅邪、海曲、诸、赣榆等县境 ,陆上实难接壤。所以,连岛界域刻石划分的,很可能并不是朐、柜两县之间的陆地边界,而是海上的边界。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连岛界域刻石就不仅是“我国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政区分界标志物”了,它们还证明了两汉时期中国沿海海域也有随着政区划界,是迄今世界上发现的最早的海疆界域刻石。

3、行政区划有层级、幅员、边界、治所四大要素。因为资料太少,我们以往对汉代政区的研究往往只能局限于郡县数目、建置沿革、层级变化、治所迁移等较为宏观的方面。连岛的界域刻石,则是研究汉代政区划界原则、边界形态的活标本,这是非常非常非常难得的实物史料(重要的话说三遍),两汉四百年历史,也就这么两三例而已。

4、除了政区划界这个主题,连岛界域刻石所携带的历史地理信息,还能与传世文献所载的王莽篡汉前后大规模更易郡县名称、改易正朔历法等历史事件相印证(或是反证),能够补史。细抠的话知识点很多,这里只举一个例子:很多人都知道,王莽喜欢在意识形态领域瞎折腾,热衷于改地名,界域刻石正产生于王莽改易地名的高潮时期,据《汉书·地理志》记载,刻石中涉及到的东海郡、琅琊郡、柜县、况其县,在新莽时期分别被改作了沂平、填夷、祓同以及犹亭,但我们看到,界域刻石当中全用汉代老地名,并未见有任何改动。

学者推测有两种可能,一是有的地方行政机关对王莽的一些随意空想的措施,只是敷衍应付,实际上没有认真执行,故而地名仍旧;另一可能是,王莽一通瞎改,给社会制造了极大的混乱和不便,所以不久又恢复西汉旧名了。

5、两处刻石中均出现了“况其”字样,与1993年东海尹湾西汉晚期的东海郡行政文书档案简犊中的“ 况其 ”互为印证,再次证明了《汉书·地理志》中“ 东海郡祝其县”的“ 祝 ”应为“况 ”,“祝”字应为后世之误。

因此,相关地理工具书,包括谭其骧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等,都应该依据最新的考古发现更新修订。(@鴻庵楊氏 在评论区对这一条提出了质疑,有理有据,拆穿了我不学无术的假面具23333。我这里就不改了,留作教训,提醒自己不要迷信权威。)

参考论著:

刘凤桂、丁义珍:《连云港市西汉界域刻石的发现》,《东南文化》1991年01期。

李祥仁:《苏马湾界域刻石新探》,《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2000年02期。

连云港市文管会办公室、连云港市博物馆(孙亮执笔):《连云港市东连岛东海琅邪郡界域刻石调查报告》,《文物》2001年第8期。

滕昭宗:《连云港始建国界域刻石浅论》,《文物》2001年第8期。

徐玉立:《汉碑全集》(第1册),郑州:河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8月。

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台湾版(繁体字版),台北:晓园出版社,1991年10月。

相关阅读
  • 有权决定特别行政区 长沙市行政区划图 有了最新版

    有权决定特别行政区 长沙市行政区划图 有了最新版

    2018-09-30

    昨日,不少细心市民发现,长沙市行政区划图出了“最新版”。这张新图与之前的有什么不同?市民政局解释称,近年来,长沙积极开展乡镇区划调整改革,优化行政区划结构,而每一次行政区域的微调后,相关的行政区划图也会进行相应的变动。此次新的行政区划图上,已撤县设市的宁乡也正式改为宁乡市;原属于长沙县的1个镇、两个街道并入了长沙城区。

  • 34个省级行政区轮廓图 行政区划调整!六安市这4个地方即将撤乡设镇

    34个省级行政区轮廓图 行政区划调整!六安市这4个地方即将撤乡设镇

    2018-09-30

    2018年7月31日,中共霍邱县委十四届五次全体(扩大)会议审议并表决通过了《关于彭塔、冯瓴、宋店、临淮岗4个乡撤乡设镇的报告》,这标志着这四个乡即将撤乡设镇!据了解,为进一步加快霍邱县新型城镇化建设,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优化治理结构,提升治理能力,推进治理转型,霍邱县拟采取分期分批、分步实施的形式推进撤乡设镇工作。

  • 隋朝行政区划 北京城市副中心调整部分行政区划

    隋朝行政区划 北京城市副中心调整部分行政区划

    2018-09-30

    新华社北京5月10日电(记者关桂峰)记者从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了解到,近日通州区政府下发《关于设立潞源街道办事处和调整潞城镇辖区范围的通知》。根据《通知》,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位于潞源街道范围内。据了解,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所在地原位于潞城镇范围内。《通知》提出,设立潞源街道办事处和调整潞城镇辖区范围。

  • 宋朝行政区划 宋代铜镜江阴造 佐证宋代行政区划“江阴军”

    宋朝行政区划 宋代铜镜江阴造 佐证宋代行政区划“江阴军”

    2018-09-30

    史书曾有记载北宋王朝在江阴置江阴军,期间屡有废立。但多年来无实物证实。日前,江阴收藏爱好者顾锐发现的一面青铜镜,佐证了“江阴军”这一宋代行政区划的真实存在。“当时看到这面铜镜的时候,它的外观并不那么招人喜欢,仔细一看上面有‘江阴’两个字,这让我眼前一亮。”顾锐告诉记者,他平时爱好收藏,偶然一次机会在市场上淘货时看到了这面六边葵花形的铜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