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盛行 罗思义:新自由主义对中国的威胁

2019-06-24 - 新自由主义

15年以后可能会出现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转折点。5-7年以后,中国将会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大约15年之后,中国年人均GDP将达到12000美元,根据世界银行标准,这意味着中国将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中国如此之大,以至于这些变化将改变世界形势。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国人口总计13亿,已经超过了目前所有发达国家人口的总和——11亿。

新自由主义盛行 罗思义:新自由主义对中国的威胁
新自由主义盛行 罗思义:新自由主义对中国的威胁

但是这些突破未必一定出现。自1978年以来,中国经历了惊人的经济发展;过去10年的人均GDP和国内消费增速甚至超过了历史上任何其他主流经济体。它能取得这样的成功是因为它采取了1978年邓小平提出的经济政策。

新自由主义盛行 罗思义:新自由主义对中国的威胁
新自由主义盛行 罗思义:新自由主义对中国的威胁

但是,现在部分人开始尝试将中国引上;另一条经济发展道路——新自由主义的道路——这个经济主张在其他曾经尝试过的地方均宣告失败。对新自由主义政策过去记录的审视,可以看出中国以及整个世界目前正面临的危机有多大。

20世纪80年代新自由主义政策曾应用于拉美国家。结果是10年中拉美国家的人均GDP以平均每年0.5%的速度下降——这被称为是"迷失的十年"。

1991年以后,前苏联在完全私有化的基础上,采取了新自由主义这种"休克疗法"。俄国的GDP下降了36%——这是现代社会中主要经济体在和平时期的GDP最大降幅。1998年,俄国男性的平均预期寿命缩短了4年,仅为58岁;而如今俄国的人口仍比1991年少700万。

在美国,里根政府也曾采取过新自由主义政策;导致了联邦债务的极速增长,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达到顶峰。较早时候的美国经济政策的是"凯恩斯主义"时期,从朝鲜战争结束延续至1980年,美国联邦债务的GDP占比从70%降至37%。

而在接下来的新自由主义时期,直到2011年,美国联邦债务上涨至GDP的88%。同期,美国GDP的10年移动平均年增速从3.3%下降至1.6%。在新自由主义政策下,美国的经济增长下降了一半,而联邦债务几乎翻了一倍。

考虑到新自由主义惨淡的历史记录,与中国的经济增长对比会更显惨淡,因此,怎么还会有人鼓吹中国采取这种错误的政策呢?从理智上看,答案就是,这要么就是对经济事实毫无认知要么就是误解了经济事实。对于后者,一个例子是,有人声称中国的投资效益与美国等经济体对比略显不足,然而事实恰恰相反。

早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中国将GDP的4.1%用于投资就可产生1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而美国则需要8.8%,而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情况就更恶化了。

新自由主义是错误的经济政策,因为它从根本上拒绝遵循从实际出发的科学规则,用中国话来说就是——它拒绝"实事求是"。就如前哥白尼时期的天文学家一样,因为无法提供地球绕着太阳转的证据,因此他们主张太阳绕着地球转。

新自由主义创建了一种根本不存在的经济模式。他们设想了一个有千千万万个自由竞争(所谓的"完全竞争")的企业组成的经济体,在这个经济体中,价格可以自由上下浮动、投资只占经济总量的很小比例。

而现实的经济却根本不是这样。过去300年中,投资规模不断变大,以至于已经达到了GDP总量的20%,甚至是40%。巨大的金融机构不断涌来为这些投资聚积资源——银行业的"大而不倒"已经是世人公认的了;而在一个不鼓励无法控制的冒险主义的自由市场中,这些都是无法实现的。

正是由于这些巨额投资,现今世界上的那些最重要的工业——汽车、航空、计算机、金融以及医药——都不是依照"完全竞争"模式运行的,而是垄断或者寡头。因为新自由主义并不依照经济事实,因此它的政策必然是有害的。

09年,新自由主义与全球金融危机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济南举行

鉴于这个原因,尽管没有完全采取这些政策,但中国经济也被新自由主义的破坏了。例如,2012年初,由于私人投资下降导致全球经济衰退,这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压力。然而,由于受新自由主义观点的影响——政府应该从经济中"抽手"——中国政府没有及时采取经济刺激方案来对抗这个衰退。

幸运的是,2012年下半年,中国政府推出了一个必要的中等规模的政府主导的投资刺激计划,这确保了第三季度经济的稳定,并且也为未来经济加速增长提供了保证。

那些新自由主义政策盛行的后果,以及对社会稳定的影响也已经十分明显。例如英国首相卡梅隆鼓吹的"大社会"的理念——政府部门应该不断缩小,由市场和志愿组织提供的社会保障来代替。然而事实却是纯粹的市场操作增加而不是减少了社会不平等,并且也无法提供社会保障。

卡梅隆治下社会不平等显著加剧,对这些政策来说,这比那些政治异见以及政府民意支持率的下降更显得讽刺。在中国,现阶段社会不平等愈演愈烈的认识已经达成了广泛的共识,而由于中国之大,对这种不平等的治理比任何一个欧洲国家都难;而施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可能将不可避免的加剧这种不平等,这不仅可能将对经济不利,同时可能会造成社会和政治的不稳定。

然而,新自由主义并不仅仅是想象中的理论。很多人从中得利。在美国,那些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保留了私人财富并放任经济衰退的金融机构都从新自由主义政策中获利。

有两种人可以从中国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中获利,因此他们支持这种政策。第一类是中国境内的金融机构。第二类是美国反对新自由主义者们,他们想维持美国的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地位,尽管不断恶化的统计数据显示这是不可能的。

美国的人口仅为中国的23%。美国要维持其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地位的唯一方法是,永远不要让中国的人均GDP,也就是它的生活标准,达到美国23%的水平。当然,中国人不会同意其生活标准连美国的四分之一都达不到,未来的印度可能也不会答应。

中国的人均GDP正在不断向美国靠拢,中国的经济总量无疑将会成为世界最大的,随后会成为世界最强的。而阻止这件事发生的唯一方法是使中国经济增速迅速下降——新自由主义的灾难性后果或可达到这个目的。

中国经济迅速增长不仅对其自身有利,也有利于整个人类社会。大约15年之后,当中国达到发达经济体的水平时,世界人口的35%将能享受这一成果——这将是现代历史上首次。当中国离完成民族复兴以及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目标已经如此接近时,如果新自由主义阻碍了这一切的发生,这将会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悲剧。

备注:此文英文版于2012年11月2日发表于中国日报

相关阅读